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悍卒之異域孤狼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謀殺親……
    雷震云被踹了一個筋斗卻沒敢生氣,他跟在黃老爺子身邊是為了能震住維羅尼卡和林秀不亂來,因為他現在是估算不出自己這個又是妻又是妾的大家庭,后續發展會是個什么樣了,但這話又不能和黃老爺子明說,就笑嘻嘻的掏出那個黑色小猴爪子道:“老爺子,您幫我掌掌眼,看看這是個什么東西。”

    老爺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鏡,疑惑的接過來道:“猴兒爪子?你讓我看這……。”

    話還沒有說完,老爺子臉上卻勃然變色,驚怒的對雷震云道:“這是人手,你從哪弄來的?”

    雷震云聽得頭皮有點發麻,疑惑的對老爺子道:“您是說這是個嬰兒的手?”

    老爺子端詳著這個不大的小手道:“不,這不是嬰兒的,應該是個成年男人的手,你看這手上的老繭,沒干過多年粗活兒是不會養出這么重老繭的,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這東西就覺得邪性,你從哪弄來的?”

    雷震云撓了撓頭皮道:“您……沒看錯?”

    老爺子瞪了一眼雷震云道:“我學了一輩子的醫,是不是人手還能看錯?猴兒爪子和人手在大拇指處的區別極大,一眼就能分辨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道:“那這只手,是怎么變得比嬰兒手還小的?還有那上邊的指甲,怎么會尖利得像小刀一樣?”

    老爺子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還是把這個埋了吧,它肯定不是什么好物件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雖然還是疑惑不解,但卻知道老爺子說的肯定對,不光是這只小手的詭異模樣,自從把它揣到身上后,雷震云就感到這東西又陰又凉,身體也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啊,雷震云拿著這個小爪子就走到洞外,他怕有站崗的兵看到后再好奇給挖出來,就走得遠了一點,一看四外無人,蹲在地上就用手里的刺刀挖坑,要挖得深一點,不然會被野獸刨出來的。

    然而還沒等他把坑挖出來,就聽到維羅尼卡的聲音由遠至近:“我……我給他生孩子也行,反正我倆在一起也不可能有孩子,有幾個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林秀發怒的聲音傳來:“你……別纏著我,走開。”

    維羅尼卡也不生氣,不急不緩的對林秀道:“秀,我給你時間,我知道你需要適應,你可以先和他一起,等到你回心轉意的時候,到時是攆他走還是下毒藥都由你選,我來辦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聽得腿肚子都軟了,就算維羅尼卡不向自己下手,總這么嚇唬自己也受不了啊,得想個辦法,這種日子是真不能再往下過了。

    林秀氣哼哼的走在前面,不斷的把一些野菜拔下放入身后的背簍,維羅尼卡也背著個竹簍,拄著兩條棍子跟在林秀后面,但她一個貴族小姐哪認得野菜?東一把西一把的薅了滿簍的野草還不知道。

    維羅尼卡一邊拽下把樹葉塞進簍里一邊道:“秀啊,跟我回英國吧,我在英國有一座小城堡,咱們今后就住在那里好不好?等打完了仗啊,我們再買艘游艇,如果住得悶了就去周游世界,你說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秀被她吵得腦袋疼,回身摘下她的背簍往地上一倒,又讓她背上自己裝滿了野菜的那個道:“好什么好,跟你回去餓死啊,就背我這個,不要再往里放草了,你摘的都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維羅尼卡嘻嘻笑道:“對,重的給我背,我有力氣,今后重活都由我來。”

    林秀生氣的道:“閉嘴,你再廢話我就敲折你那條腿。”

    維羅尼卡笑道:“好啊,只要你喜歡,我坐一輩子輪椅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林秀氣得一把摔了手里剛摘的野菜道:“你……你傻啊?分不清自己是公是母?別纏著我。”

    維羅尼卡臉上帶笑的道:“我喜歡你,這和公母有什么……誰在那?出來,你給我出來。”說罷翻手抽出雷震云給她的小王八盒子。

    林秀嚇了一跳,趕忙也拔出手槍看著維羅尼卡瞄準的方向,雷震云現在有苦說不出,他本來想現身和她倆談談的,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正發愁時卻被維羅尼卡給發現了。

    就在雷震云愁眉苦臉的走出來后,維羅尼卡笑道:“看,咱們的男人來了,咱們的男人啊,看著怎么窩窩囊囊……的。”

    林秀翻了她一個白眼道:“你才窩窩囊囊呢,他再窩囊也比你強。”

    維羅尼卡撇了撇嘴,收起手槍道:“我聽說他非禮你了,要教訓他一下嗎?”

    林秀怒道:“不用你管,上一邊凉快去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也有點生氣了,這個洋妞怎么回事?誰給她慣得如此口鼻不正的一副欠揍樣啊?

    維羅尼卡沒發覺雷震云的怒意,不屑的對雷震云道:“你小心啊,如果再敢欺負她,我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再也忍不住了,過去一腳就踹斷了她的一條拐棍,維羅尼卡措不及防下身體立刻失衡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雷震云撿起半截斷拐,掄起來照著維羅尼卡的臀部就連抽了好幾下,維羅尼卡又氣又羞又急,還疼得臉都變形了,大聲咒罵著伸手就去掏槍,但卻突然覺得眼前一花,然后就看到一條半米長的火紅色大蜈蚣正踩在自己的頭頂,從上面彎著猙獰的頭部瞪著自己。

    維羅尼卡發出一聲慘叫急忙用手去抓蜈蚣,但她的手卻被雷震云給攥住了,眼看著一臉邪笑的雷震云,再看蜈蚣那黑里透紅的大牙在自己眼前撞得噼啪做響,維羅尼卡哆嗦了兩下后咕的喉頭發出一聲輕響,然后就此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林秀也被蜈蚣給嚇了個兩腿發軟,但她還真比維羅尼卡撐得住,靠在樹干上無力的對雷震云道:“蟲……蟲……她頭上……有個蟲子。”

    雷震云也覺得差不多了,就伸手抓回蜈蚣,蜈蚣順著他的袖管又盤回到腰上后,雷震云把手一灘笑道:“看,哪來的蟲子啊。”

    林秀兩腿一軟坐到地上,她現在開始認為自己剛才看到的全是錯覺,或者干脆就是眼花了,不然就真不知道該怎么去解釋了。

    雷震云將她拉起,又背上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的維羅尼卡走回山洞,但經此一亂,那個小黑爪子他卻忘埋了。
六合彩二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