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花都極品神醫 > 第322章 你是豬嗎?
    一秒記住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322章你是豬嗎?

    “喂,愣著干嘛,回去了!”

    當楚夜的聲音在她耳旁響起,余秋才發現,熊建國居然在后座,還被綁著手!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余秋滿臉驚訝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,案子結束了,你可以回去領功了!”

    說完,楚夜示意姚夢琪開車,余秋回過神來,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回到城里,縣局門口,一行人下車后,楚夜便給姚夢琪留了個電話號碼,道:“呆會兒你可能需要錄口供什么的,等結束后,你給我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余秋問道:“你不進去嗎,這次破案,你功勞最大啊!”

    楚夜笑了笑,道:“都說了,沒獎金我懶得麻煩!”

    余秋道:“那個……那個,其實我可以試著幫你申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楚夜擺手,這一申請,還不值得猴年馬月才能落實下來,萬一到時候只有一面錦旗加五百塊錢,他多余的時間都浪費了!

    最終,楚夜還是在余秋的視線里消失,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,吃點東西,順便等姚夢琪。

    這個點,很多飯店已經關門了,楚夜就近找了個路邊攤,要了一碗餛飩。

    這時,他聽到旁桌有人在談論。

    “喂,知道嗎,剛才我來的時候,看見了兩個神經病!”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別人是神經病啊?”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背著刀在街上晃悠,不是神經病是啥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這時要準備去砍人嗎?”

    “砍個屁啊,被巡邏的警察給攔住了,我來的時候正在接受盤查呢!”

    楚夜精神為之一振,當即伸著脖子問道:“哥們兒,那兩個人長什么樣?”

    旁桌說話那人回頭看了看楚夜,道:“一胖一瘦,具體樣貌沒看清。”

    楚夜頓即一拍桌子,這兩人肯定是黃許雙刀客!

    “哥們兒,你是在哪兒看到的?”

    “雙忠路口。”

    楚夜也顧不得吃了,當即放下十塊錢,攔了輛出租車,道:“去雙忠路口!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小兄弟,是你啊?”

    這個出租車司機,正是白有兩個神經病背著刀在街上瞎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來兄弟你也是個愛看熱鬧的人啊,不瞞你說,我剛從那兒過來,的確有兩個神經病,跟警察都打起來了!”

    楚夜一驚:“那倆神經病這么囂張嗎,連警察都敢打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咋地,還別說,那倆神經病還真能打,四五個警察,愣是被打的滿地找牙!”

    “那結果呢,那倆神經病被抓了?”

    “跑了,那倆打了警察,當場就跑了,他們背著刀,也沒人敢去制止。”司機道,“嘖嘖,那可是神經病啊,殺人都不犯法的!”

    “跑了?往哪兒跑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那兩人跑了后,我就繼續拉活了。”

    楚夜暗道一聲可惜,只好說道:“既然人都跑了,那也沒什么好看的了,沿路返回吧。”

    司機透過后視鏡,挑了挑眉道:“兄弟,真不打算去玩玩,我跟你說,別看咱們清水縣經濟不發達,可咱們也算是山清水秀,人杰地靈,美女多著呢!”

    “老哥,我真沒打算去,這樣吧,如果哪他們都不相信我!”

    余秋參與其中,自然也要錄口供,當她說楚夜一個人打到了馬三一百多人時,她的同事都認為她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警員的身份,估計他同事得告她個做假證的罪名。

    楚夜沒好氣道:“你動點腦子好不好啊,我都跟你建議過了,讓你說有一群熱情好市民幫忙。”

    余秋道:“我說的就是你這個熱心好市民幫忙啊!”

    “來,看我口型,是一群,一群,不是一個,你是豬嗎?”

    “喂,你別罵人好不好?”余秋氣道。

    姚夢琪看著她吵鬧幾句,有些不耐煩道:“今晚就跟你一起去嗎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從現在開始。”

    余秋聽得云里霧里,不禁問道:“你們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姚夢琪也沒隱瞞,隨口便道:“陪他住一周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余秋頓時嫌棄的看著楚夜,“沒想到,你竟然是這種人,你雖然救了姚記者,可你不能拿這事兒來強迫姚記者陪你啊!”

    “喂喂,我們之間約定了什么,好像與你無關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與我無關,你這算是強迫威脅!”

    “那你問問姚記者,我又沒有強迫威脅她?再說了,這事兒要是放在古代,那些女子們都要以身相許的好嗎?”

    “瞎扯,放在古代也分情況的好吧,長得帥的,人家才會說以身相許,對于長得不好看的,一般都會說奴家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報答恩公!”

    對于余秋的吐槽,楚夜頗為驚訝,怎么看余秋也不像是能說出這種神吐槽的人啊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姚夢琪沒心情聽他倆閑扯,當即咳嗽兩聲,道:“余警官你誤會了,他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姚夢琪看著楚夜,問道:“對了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姓楚名夜,楚霸王的楚,夜晚的夜。”

    姚夢琪點了點頭,道:“楚先生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讓我跟他住在一個房子里而已,他說過,不會強迫我做任何事,楚先生畢竟是我的救命恩人,所以我沒法拒絕。”

    姚夢琪把這事兒告訴余秋也是思考過的,余秋畢竟是警察,有了她的見證,楚夜要想行不軌之事,就得掂量掂量了。

    余秋不解道:“住在一個房子,互不干涉嗎,可是……這到底是為什么啊!”

    楚夜撇嘴道:“哪兒那么多為什么啊,我個人有這個特殊癖好不行嗎,要不,等我和姚記者住完,你也來陪我住一周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余秋嫌棄道。

    “嘁……你那個男朋友啊,不是我吹,估計你就算和我住一個月他都不會懷疑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男朋友相信我的人品,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啊!”

    “喂,你這分明有看不起我的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以為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之前我怎么沒發現你這么伶牙俐齒呢,面對馬三和熊建國的時候,支支吾吾什么都說不出來,懟起我來倒是厲害得很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們可以走了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楚夜朝余秋揮了揮手道,“要不要我順便送你回去,大半夜的,你一個人也不太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男朋友回來接我的!”

    “恩,祝你們幸福!”

    說著,楚夜便攔下一輛出租車,直奔北廣場。

    來到小別墅前,姚夢琪打量一番,問道:“你住這里?”

    “暫住而已,房子是我租的,等事情結束我們就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?里面還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楚夜點了點頭,道:“里面有兩個是我朋友,還有兩個是清水縣的名人,你應該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“李佳明和詹肅。”

    “崇明集團董事長李佳明和退休法官詹老爺子?”姚夢琪略顯驚訝,心道楚夜何德何能,居然能請的動他們?

    楚夜笑道:“我就說你認識他們吧。”

    姚夢琪作為清水縣有名的記者,跟李佳明和詹肅自然有不少的接觸。

    姚夢琪問道:“你這個癖好,是不是有點太特俗了?”

    楚夜喜歡和女人同住一個屋檐下姚夢琪勉強可以理解,可是對于男人……忽而間,她眼中露出一抹嫌棄,覺得楚夜有點惡心。

    即便,她很清楚的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可那種厭惡,是由心而發的,不受控制的。

    “喂,你那是什么眼神啊!”楚夜當即咆哮道,“老子不是那樣的人,李佳明和詹肅出現在這里,主要是因為他們要和我朋友談合作,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,所以……馬上給我收斂你那厭惡的眼神來!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楚夜一邊去開門。

    姚夢琪道:“跟李佳明談合作我理解,可詹老爺子一個退休公務員,能跟你們合作什么?”
六合彩二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