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書閣_無彈窗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花都極品神醫 > 第109章 面對吳山
    一秒記住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109章面對吳山

    江婉兒抬眼看了看楚夜,一臉的無奈道:“我可不信你會那么好心大清早的給我送早餐!”

    楚夜無辜道:“蒼吧,你找我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單純的來給你送個早餐啊?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江婉兒鄙夷一聲,道,“你都能忘了給我治療,會好心給我送早餐?什么事兒直說吧,我一會兒還要上班,沒閑工夫。”

    楚夜訕訕一笑,豎起大拇指道:“知我者莫若婉兒姐,你說著叫不叫心有靈犀一點通?”

    “通個屁,別亂用詩句!”

    楚夜也不覺尷尬,便進入正題,拿出賬本擺在案幾上,對江婉兒說道:“婉兒姐,麻煩你幫我把這個東西放到你爸爸的辦公桌上。”

    江婉兒眉頭一皺: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說著她就拿起賬本翻越起來,臉色驟變,驚駭道:“這……這是吳山收受賄賂的賬本!”

    楚夜點了點頭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怎么拿到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拿到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這賬本能不能定吳山的罪?”

    “能,當然能了!”江婉兒道,“就這個賬本,足以判他坐二十年牢了!”

    楚夜起身:“那就勞煩婉兒姐咯!”

    說完他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還沒告訴我你怎么拿到的呢!”

    可是門已經關了,當江婉兒追出去的時候,楚夜已經坐電梯走了。

    江婉兒立刻收整了一下自己,也顧不得吃早餐了,立即趕往市局。

    這賬本,他老爸江成已經找了很久了!

    江成其實不止一次調查過吳山,甚至還派人去他家搜查過,可始終一無所獲,有了這個賬本,那便是鐵證如山!

    匆匆趕往市局,他老爸還沒有上班,秘書倒是先到了,一見是江婉兒,客氣的打了個招呼,就放她進江成的辦公室了。

    江婉兒進辦公室后,便把賬本放在辦公桌上,自己坐在吳山的辦公椅上,無聊的旋轉著。

    秘書為她倒來一杯咖啡,笑道:“江小姐,很久不見你來看你爸了。”

    江婉兒隨口道:“我又不是刻意來看他的。”

    秘書一陣錯愕,也不知該如何接茬,便訕訕一笑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江成來到辦公室,一見到自己女兒,甭提有多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婉兒,特意來看爸爸啊?”江成堆上一臉慈愛寵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江婉兒態度淡漠道:“你那么忙,我要是特意來看你的話,肯定得提前預約啊,否則破壞了你的時間計劃怎么辦?”

    江成知道他話里有話,便道:“婉兒,我什么都依你了,也沒調派你,你對我說話就不能和顏悅色一點嗎?”

    江婉兒用雙手食指按住自己的兩個嘴角,往上一推,嘴角咧得像月牙,道:“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因為上一次的事兒,江婉兒心中還有些怨氣。

    江成搖了搖頭道:“我好歹是你爸爸,你對外人的態度都比對我好!”

    江婉兒指著辦公桌上的賬本道:“我要是對你不好,就不會大清早特意來給你送證據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江成一驚,道:“證據,什么證據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翻開來賬本一看,江成頓時驚喜交加。

    “婉兒,這賬本……你是怎么拿到的!”

    江婉兒也學著楚夜說話的語氣,道:“怎么拿到的你別管,對你有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江成大喜:“有用,有用!有了這個賬本,我現在就能抓了吳山!”

    江婉兒道:“祝你成功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就推門走了。

    “婉兒……”江成叫了一聲,辦公室卻已沒了江婉兒的身影,他無奈搖了搖頭,然后立即叫來秘書。

    “江市長,請問有什么吩咐?”秘書問道。

    江成道:“吳山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今他老爸已經開始行動了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,剛剛坐下便涌進來十來個人,不由分說,沖進來直接控制了他。

    “跟我們走一趟,接受調查!”為首一人喝道。

    楚夜很配合的讓他們銬住自己,也沒問緣由就跟他們走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肯定是吳山派來的人。

    反抗是很不明智的選擇,幸虧他早早的就把賬本給了江婉兒,相信很快,姜辰就會帶著人去找吳山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楚夜被帶到吳山別墅。

    下車后,楚夜還是明知故問了一句:“這是哪兒,你們為什么把我帶到這里來?”

    那人叱道:“少廢話,跟我來!”

    吳山正坐在客廳中喝茶,門外有三個保鏢巡查,另外兩個站在吳山身后。

    “人我給您帶來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點頭哈腰,一臉諂媚。

    “恩,這里沒你的事兒了。”

    吳山點了點頭,揮手示意那人離開。

    隨后,吳山喝了口茶,看著楚夜,目光凌厲道:“知道我是誰嗎?”

    楚夜裝傻充愣,搖了搖頭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吳山冷冷一哼,起身走到楚夜面前,沉聲道,“那你可還記得吳越這個人?”

    “吳越?”楚夜歪著腦袋,像是在沉思,片刻后道,“哦……安陽一中那個吳越嗎,記得,當然記得,熟得很吶!”

    吳山陰沉著臉道:“我叫吳山,吳越……是我兒子!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齒,楚夜卻一副淡然的模樣:“原來你就是吳越的老爸啊,誒誒……我幫你教訓他是應該的,你不必謝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謝你?老子恨不得殺了你!”

    吳山眼中寒光四射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是一個踉蹌,在原地轉了半圈,差點沒摔倒。

    因為楚夜很輕松的就躲開了,吳山一掌打了個空。

    “給我抓住他!”

    吳山怒喝一聲,兩人保鏢頓時上前,一人擒住他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楚夜皺眉道:“你這是打算動用私行了嗎,知法犯法,可是罪加一等的!”

    吳山冷冷道:“打傷了我兒子,還敢在我面前這么狂妄,真是……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他一步步朝楚夜走去,渾身都有些發顫,因為醫生跟他說過,吳越的腿若是恢復得不好,下半輩子,可能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。

    “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,平白無故,你為什么要說我打傷了你兒子?”

    “哼,還想狡辯,學校里那么多人都看見了,人證我要多少有多少!”

    楚夜冷笑道:“你說話還真是狂氣呢,要多少有多少?我也不怕實話告訴你,我打了你兒子,學校的幾乎都是拍手稱快彈冠相慶,你說你要是落馬了,他們還會幫你作證嗎?呵呵……不落井下石你就算燒高香了!”

    一聽到落馬二字,吳山的心里頓時咯噔一下,他停職被調查的事,是沒有多少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興龍幫一案,吳山只知道上頭有命令說要徹查,但卻不知道一切皆因楚夜而起。

    “落馬?笑話!”吳山振聲道,“你永遠等不到那一什么賬本?

    “自然是你收受犯罪的賬本咯!”

    之前江婉兒和他通過電話,說江成已經開始行動,楚夜估摸著江成已經差不多快到了,便也不用擔心吳山做什么應對措施了。

    時間有限,吳山根本也來不及應對,至于跑路……有楚夜在,他能跑出這個門都算楚夜失敗!
六合彩二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