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超升這么多天沒有找麻煩…嗯,只找人散布謠言,又拿著付璇的同學當替死#鬼搞事,顯然也是做過功課的。

    付璇的實力跟自己之前在止虛觀看到的有些不一樣,他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有什么奇遇。但很顯然的,從上一次的小巷戰里面,他就已經很清楚地體認到,如果不能夠想辦法出奇制勝,那就很可能很難繼續突破對方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位聽說用食物制敵的方法也花樣百出──之前被小紙#人挖魂的痛楚心有余悸,現在又看到樓寧拿出泡泡糖,這就由不得付超升不感到下意識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點事情你就擔心了,那之后還能夠怎么辦?”忽地,有個清淡的嗓音在付超升的腦中響起,似乎還帶著不屑,“一個有著神農之力的道#士而已,對方還不如我給你換的千#狐血脈呢!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聲音,付超升并沒有驚嚇,反而還感到一陣雀躍,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神農血脈對驅#鬼#斗#法并沒有效果了?”

    可是,既然如此的話,付璇又是怎么有辦法收服地縛#靈跟山魈的呢?尤其是止虛觀的地理位置處于浮城的陰#處,其實鬼#怪很多。

    要是付璇沒有一點實力的話,根本不可能安然地在那個地方扎根。

    “神農血脈對鬼#怪沒有直接的震懾力,但小姑娘挺聰明的,還知道要用食物跟板磚來做一個媒介。”那個聲音顯然知道,付超升的領悟力并不怎么樣,所以耐著性子補充說,“所以,一塊泡泡糖而已,里面并沒有神#力可以充入,你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吧。”

    付超升聽到對方這么說,忍不住咬牙──

    聽這位的意思,就是如果自己不努力爭取這次搞定付璇的話,之后恐怕再也沒有機會拚過對方了。

    但自己不過就是比對方晚生了那么幾個月而已,明明受到的教育也沒有差很多,為什么偏偏這位大人就覺得自己會比不過付璇呢?

    女生本身體質就偏#陰,付璇這個樣子,不但不容易度#化#鬼#魂,反而還特別容易被鬼#魂給附著在身上的吧?

    “人家身有入星#骨,天資勤勞缺一不可,你覺得就你之前那樣的生活,有可能比得過人家嗎?”那人顯然也很清楚付超升的不憤,卻完全沒有要安慰的意思,而是相當直白地說,“你一不如人,二成績也不如人,三血統不如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父母當初咬牙給你換血,你當我還愿意站在你這里幫你這個忙?”

    “反正,我現在都可以自學到這種程度,搞不好就我一個也能夠打得過付璇!”付超升覺得這個人,雖然給了自己很多好東西,但是說話真的太不好聽了!

    甚么叫做他能夠打贏付璇的機會也就這一次了?

    他這么的努力,甚至還付出了那么多的代價!

    現在人不人、鬼不鬼的,如果說付璇跟自己一樣也就算了,但是對方顯然并不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道#協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藥,居然還愿意給對方那么多的資源!

    付超升氣得眼睛通紅,也不知道是嫉妒居多,還是怨恨更多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自己去試試。”那人見到付超升這么堅持,覺得不如讓小孩子自己去撞一次墻,或許就有機會可以知道,他的那些堅持有多么的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“你這次的攻擊,好像還沒有之前那樣強吧?”樓寧站在迷霧之中,看著付超升并未消失的影子,有些疑惑,“是你跟你的小伙伴談不攏嗎”

    樓寧很清楚,就付超升的能力,是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就對她出手的。所以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身邊還有高人出謀策劃。

    就是學校的老師,之所以會對付超升印象這么好,還很有可能是因為耍了什么手段,才有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呢?”付超升沒想到,付璇居然敏感到這種成杜,甚至都還能夠猜到自己身后還有其他人在。

    他心中微微一跳,但很快的,對付璇的怨恨又戰勝過情緒,理智又一次上線,很快地施展出早就布置好的法陣,

    “現在不管你想或不想,都只能夠成為我的俘虜了!”

    付超升相信,就算付璇的天分再高,手中沒有什么材料,就那么一個泡泡糖,是絕對不可能反抗到什么程度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拉出了一整排的小紙#人,朝著樓寧的方向灑過去,

    “去!把她大卸八塊!”

    正好他的身體現在很需要新的補給,如果有血脈相近的人提供材料,不但可以融合的更好,甚至還能夠藉由付璇體內的能力,提供自己更加完好的靈#力。

    他想著付璇的陰陽#眼已經很久了。

    如果這一次針的可以把對方收攏到手上,那簡直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樓寧看到這些熟悉的小紙#人,莫名有種親切感。

    然而看著上面丑陋的小表情,她又搖搖頭,隨意地拿過身邊花圃上的小石頭,輕聲說,

    “這表情又歪又邪的,看上去一點都不高興啊......來來來!我給你們換一張表情啊!”

    殊不知,或許是因為吸取上一次被策反的結果,所以這次小紙人的身上還特意給弄了防水膜,讓樓寧即使有很多的手段想要改變符#文,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同樣的招數,第二次就不會對我起作用了。”付超升看到付璇有些驚訝的面孔,忍不住笑出來,“我看你,之前不過就是撞了大運,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可以破開我的法#術!”

    他還是打從心里不肯相信樓寧的能力,認為對方不過就是虛張聲勢,所以又很快地撒出一把的紙#人,希望可以一口氣將對方給拿下來。

    天空下起可愛的小紙#人雨,這在樓寧看起來還是很可愛的。她看上去也不怎么在意,反而從嘴里吐出泡泡糖,伸手一揮,竟然直接把身邊的那一坨坨小紙人,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──

    一口氣全部給黏個干凈不說,甚至還如同磁鐵似地,手伸到的地方,所有紙#人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,紙能夠不斷地朝對方身邊聚集過去,毫無反抗能力地被吸在一起。

    付璇的手上沒有幾秒鐘,就成為一個白色的手套,厚厚的,每一張困惑又懷疑的臉,遍讓付超升滿臉的火辣辣。

    “不要搶我的小#鬼!”他大吼。
六合彩二肖中特